有深度的新主流财经门户!
首页 | 新闻 | 股票 | 理财 | 基金 | 美股 | 港股 | 保险 | 黄金 | 期货 | 外汇 | 债券 | 银行 | 产经 | 消费 | 生活 | 财经 | 科技 | 汽车
手机版 | 操盘必读 | 数据中心 | 券商评级 | 股价预测 | 板块行情 | 个股诊断 | 大宗交易 | 基金对比 | 基金排名

欧洲经济节节下滑回暖乏策

您所在位置 >> 财经网首页 > 新闻 > 正文
原标题:欧洲经济节节下滑 回暖乏策

  多家机构发布的最新数据显示,随着经贸争端形成的外部冲击加剧,加上内部制造业遇冷和投资不足,2019年欧洲经济堪忧,部分核心经济体滑落至衰退边缘。随着货币宽松政策操作空间逾发缩小,欧洲经济更是步履维艰,经济回暖缺乏良策。

  欧洲经济面临衰退风险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日前发布的预测报告显示,欧元区第四季度经济面临萎缩风险,预计2019年欧洲实际GDP增长率仅为1.4%,跌至2013年以来的最低水平。欧盟委员会近期也将2019年和2020年经济增速预期分别下调至1.1%和1.2%,预计欧元区通胀均为1.2%。欧洲央行发布的12月经济报告指出,尽管三季度欧元区0.2%的经济增速略高于此前预期,但全球贸易依然低迷、各种不确定因素依然存在,经济疲弱状况将延续至四季度及2020年初。欧洲央行预计2019年欧元区经济增速为1.2%。

  欧盟委员会指出,贸易紧张局势挫伤了投资、制造业和国际贸易,给欧洲经济带来负面影响。外部环境对经济发展的支持力度大幅减弱,不确定性加大,这对正在进行结构调整的欧洲制造业影响尤为显著。

  欧盟委员会副主席东布罗夫斯基斯表示,未来欧元区经济面临多重挑战,包括贸易争端带来的不确定性,地缘政治紧张局势升级,制造业持续疲软,以及英国“脱欧”相关风险等。

  反映实体经济运行状况的制造业采购经理人指数同样不理想。欧元区12月制造业PMI初值由11月的46.9降至45.9,连续第11个月低于荣枯线。

  IHS Markit的专家称:“2019年欧元区经济恐创下2013年以来最差表现,企业正艰难应对需求近乎停滞和来年前景黯淡的不利因素。目前经济并无改善的迹象,新订单的增长仍处于停滞状态,新增就业机会降至五年多来的最低水平。”IHS首席商业经济学家威廉姆森表示,根据12月PMI数据,欧元区第四季度经济增长率可能仅有0.1%。

  惠誉国际信用评级有限公司近期也发布报告,警告欧元区正陷入低增长、高债务的恶性循环,可能触发一系列政府债券评级下调。报告认为,欧元区国家可能重蹈日本自上世纪九十年代以来的通缩覆辙,其中,希腊、意大利和葡萄牙风险最大。

  夏季以来,欧洲市场开始弥漫欧元区经济“日本化”的担忧,相似的征兆包括政府债券收益率跌至创纪录水平、通胀率难达预期水平、经济增长疲弱、欧洲央行难以退出资产购买等。

  惠誉欧洲主权评级业务主管埃德·帕克说,欧元区国家人口老龄化加剧,金融机构抵御国际金融危机和债务危机能力不足,同样引人担忧。帕克认为,与日本不同的是,欧元区尚未经历全面通缩,如果发生这种情况,欧元区国家的财政状况会显著恶化,可能伴随经济“极端下行”风险。

  惠誉报告认为,欧元区国家众多,经济基本面差异大,应对经济停滞风险的挑战更大。

  核心国家经济艰难前行

  与十年前欧债危机“边缘”国家债务爆雷不同,此轮经济困境降临到核心国家,德国、法国、英国经济艰难前行。

  曾经的欧洲经济“火车头”德国在年末步入衰退边缘,虽然勉强避免了连续两个季度经济萎缩,但工业部门已陷入困境。德国联邦统计局数据显示,德国10月工业产出同比下降5.3%。英国《金融时报》报道称,德国庞大的工业部门正遭遇10年来最严重衰退。

  因修改退休制度削减福利遭到多个行业抵触,法国国内爆发大规模罢工,严重的社会问题不断冲击经济前景。

  法国统计局近日发布的调研报告显示,法国大罢工正对经济部门产生局部性影响,特别是交通运输、旅游、酒店餐饮、地区贸易及部分工业部门。随着大罢工持续,未来负面冲击将蔓延至更多经济领域,进一步放大法国经济的脆弱性。法国统计局认为,大规模罢工每持续10天将对当季经济增长造成约0.1个百分点的损失。鉴于当前的罢工规模及发展趋势,法国四季度经济增速将降低0.1至0.3个百分点。

  英国经济在2019年也受到产业外流和贸易不确定的冲击。数据显示,三季度英国经济环比增长0.3%,在二季度萎缩0.2%后止跌回升,避免了技术性衰退。11月服务业、制造业及建筑业采购经理人指数等先导性指标显示,英国第四季度经济增长将步履蹒跚。

  自宣布“脱欧”以来,英国经济活动受到持续的实质性影响。2019年英镑贬值,推高进口商品和服务价格,导致英国民众生活水平下降;许多工厂企业延续了搬迁潮,对英商业投资大幅减少,外资持续观望,举棋不定。

  宽松货币政策副作用渐显

  虽然各方呼吁加强财政刺激对冲经济下行,对于2019年的欧洲经济,货币政策继续加码宽松是主要刺激手段,但效果依旧不明显,后继操作空间进一步缩小。

  9月,欧洲央行推出一揽子刺激措施,宣布将存款便利利率从-0.4%下调至-0.5%;重启资产购买计划,从11月1日起每月净购买200亿欧元资产,不设置截止日期。

  尽管宽松力度加码,但通胀迟迟没有回升。欧洲银行业、市场投资者对持续超宽松货币政策副作用的担忧进一步加深,负利率影响尤甚。

  德意志银行首席执行官克里斯蒂安·泽温近日表示,负利率显著影响盈利水平。为减轻负担,德意志银行将把负利率转嫁给企业客户和部分私人客户。欧洲央行理事会“鹰派”人物、德国央行行长延斯·魏德曼批评说,负利率给银行盈利造成的压力最终会导致银行惜贷,进而损害货币政策传导机制。

  此外,长期低利率可能诱导投资者在寻求高收益率的同时承担不必要的风险,进而“播下金融失衡的种子”,最终削弱欧洲央行维持价格稳定的能力。欧洲央行一直以维持中期价格稳定作为货币政策单一目标,具体表现为中期通胀率维持在低于但接近2%的水平。遗憾的是,在2019年,通胀目标仍未实现,货币政策失效的尴尬令央行年底展开争论,并将引入新的政策评估。(记者 闫磊 综合报道)

相关综合:

版权声明:
1.本站登载此文仅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不承担侵权行为的连带责任。
2.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3.如本网信息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于发布起15个工作日内发送邮件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删除处理。